您好!2021年度“重症的100个瞬间”图文故事征集活动已经截止。您可以继续上传照片,并参与明年的评比活动。感谢您的参与!

作品展示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作品展示
惜别
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    程春梅
上传时间:2021-09-15

我的故事:

娟子也是一名护士,她的父亲因为脑干出血,术后一直处于深昏迷状态,无法脱离呼吸机……每次娟子来探视时,总会问“我父亲他还能醒吗?”她的目光寄予了太多期望,殷切到我不敢对视,只能用一贯官方的口吻和她保持着距离,并尽量给予她最大的便利。最终,她所希望的奇迹还是没有发生。最后那天也是老人家的生日,娟子给父亲定了一个生日蛋糕,家人一起在重症病房里陪他过了最后一个生日……医院是我们大多数人生命的起点,也往往可能是我们最后的终结,有的人想快点结束痛苦,有体面有尊严的走,可是家人却强烈要求医生竭力保持他苟存的气息;有的人有着强烈的对生命的向往和希望,而他的亲人却不忍看他忍受病痛的折磨摧残而早早结束;也有的人因为贫困,连生存本身就已经耗尽全部力气,最终不得不放弃而终……对于死亡,无论你如何慌乱恐惧,你都得接受,都得经历。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:接纳逝者的生命不可以重来,用心过好自己的每一天,作为对逝者最好的告慰,这亦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。

惜别

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    程春梅

娟子也是一名护士,她的父亲因为脑干出血,术后一直处于深昏迷状态,无法脱离呼吸机……每次娟子来探视时,总会问“我父亲他还能醒吗?”她的目光寄予了太多期望,殷切到我不敢对视,只能用一贯官方的口吻和她保持着距离,并尽量给予她最大的便利。最终,她所希望的奇迹还是没有发生。最后那天也是老人家的生日,娟子给父亲定了一个生日蛋糕,家人一起在重症病房里陪他过了最后一个生日……医院是我们大多数人生命的起点,也往往可能是我们最后的终结,有的人想快点结束痛苦,有体面有尊严的走,可是家人却强烈要求医生竭力保持他苟存的气息;有的人有着强烈的对生命的向往和希望,而他的亲人却不忍看他忍受病痛的折磨摧残而早早结束;也有的人因为贫困,连生存本身就已经耗尽全部力气,最终不得不放弃而终……对于死亡,无论你如何慌乱恐惧,你都得接受,都得经历。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:接纳逝者的生命不可以重来,用心过好自己的每一天,作为对逝者最好的告慰,这亦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。


发表评论
评论列表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