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2021年度“重症的100个瞬间”图文故事征集活动已经截止。您可以继续上传照片,并参与明年的评比活动。感谢您的参与!

作品展示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作品展示
当呼吸化为空气/(Memory)
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四医院    周文通
上传时间:2021-10-13

我的故事:

那天,我们撤下呼吸机,关闭监护仪,卸下所有穿透皮肤的管道,堵塞口腔、鼻孔、耳道、肛门等气孔,轻柔地,擦拭着身上每一处肌肤,为你穿上了“新衣裳”,你干干净净地站着出去。终于,你可以回家,你轻装前行。两个儿子,垂下了龙的头颅,还有,万千亲朋好友的呐喊,而你,余光微闭,神情安然,似乎,一切都看在眼里,藏在心里。 初次见你,神情布满疑虑,眉上的皱纹长在心头,目光或呆滞或悲痛或麻木或伤心地望着,天花板上有你的一切。嘴巴插着长长的管子,手上裹着厚厚的套子,面容时而狰狞时而焦虑时而又落幕,听说,你被判了刑。你,可以说话;你,无法说话;你,可以活动;你,不能活动。 很多时候,我们都相安无事,你总是在默默地沉睡中,我总是在旁静静地守护你,聆听着你的呼吸声、心跳声,看着你身旁五颜六色的曲线。有次,你突然大汗淋漓,四肢冰凉,身旁响起了最急促的呼唤,你习惯性的又陷入了沉睡,给药、按压、除颤、心包穿刺,万众瞩目下,你恢复了平静。 后来,我们切开了你的气管,你的嘴巴、手指及全身得到了释放。我静静地看着,一天天地盼着,呼吸机调整锻炼模式了,压力值降到了10,降到了6。你开始写字,一手漂亮的书法,结尾落款着你的署名;你可以喝水,儿子自嘲说,下次给你带瓶啤酒吧,你点头答应后幸福地笑了,这一刻,我们等了很久、很久…… 这个世界是美好的,这个世界并不完美。你终究还是没能脱离呼吸机。你开始变得很急躁,不停地敲打床栏,神情布满疑虑,眉上的皱纹长在心头,目光或呆滞或悲痛或麻木或伤心地望着,天花板上有你的一切。嘴巴插着长长的管子,手上裹着厚厚的套子,面容时而狰狞时而焦虑时而又落幕,听说,你被判了刑。你说:“我想回家。”你说:“我很怕。”你说:“我要起来走,腿已经走不动了。”你说:“我胸口闷、肚子胀,我难受死了……?” 有天凌晨,你小心翼翼地,掀开胶布,鼻肠管被一点一点的拉出,胃管被一点一点的带出。你知道吗,你应该知道,我们一点不怪你,相反的,替你高兴,因为,Breathe,Breathe,Breathe。…… 从那之后,你没了力气,床不拍了,字不写了,每天儿子的探望也视若不见。再之后,你全身开始变得肿胀,病情进展成无尿状态,休克状态。…… 那天,我们撤下呼吸机,关闭监护仪,卸下所有穿透皮肤的管道,堵塞口腔、鼻孔、耳道、肛门等气孔,轻柔地,擦拭着身上每一处肌肤,为你穿上了“新衣裳”,你干干净净地站着出去。终于,你可以回家,你轻装前行。《Memory》是电影《入殓师》配乐中的主题曲;电影以平淡舒缓的方式叙述人性回归的主题;每个人都在经历着一场旅行,由生至死,有人说大提琴的旋律是灵魂的吟唱,那低沉的旋律是那样的灵动而自由,似乎死亡也显得生机盎然,memory,相信此时此刻,生命之光是温柔以待的!

当呼吸化为空气/(Memory)

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四医院    周文通

那天,我们撤下呼吸机,关闭监护仪,卸下所有穿透皮肤的管道,堵塞口腔、鼻孔、耳道、肛门等气孔,轻柔地,擦拭着身上每一处肌肤,为你穿上了“新衣裳”,你干干净净地站着出去。终于,你可以回家,你轻装前行。两个儿子,垂下了龙的头颅,还有,万千亲朋好友的呐喊,而你,余光微闭,神情安然,似乎,一切都看在眼里,藏在心里。 初次见你,神情布满疑虑,眉上的皱纹长在心头,目光或呆滞或悲痛或麻木或伤心地望着,天花板上有你的一切。嘴巴插着长长的管子,手上裹着厚厚的套子,面容时而狰狞时而焦虑时而又落幕,听说,你被判了刑。你,可以说话;你,无法说话;你,可以活动;你,不能活动。 很多时候,我们都相安无事,你总是在默默地沉睡中,我总是在旁静静地守护你,聆听着你的呼吸声、心跳声,看着你身旁五颜六色的曲线。有次,你突然大汗淋漓,四肢冰凉,身旁响起了最急促的呼唤,你习惯性的又陷入了沉睡,给药、按压、除颤、心包穿刺,万众瞩目下,你恢复了平静。 后来,我们切开了你的气管,你的嘴巴、手指及全身得到了释放。我静静地看着,一天天地盼着,呼吸机调整锻炼模式了,压力值降到了10,降到了6。你开始写字,一手漂亮的书法,结尾落款着你的署名;你可以喝水,儿子自嘲说,下次给你带瓶啤酒吧,你点头答应后幸福地笑了,这一刻,我们等了很久、很久…… 这个世界是美好的,这个世界并不完美。你终究还是没能脱离呼吸机。你开始变得很急躁,不停地敲打床栏,神情布满疑虑,眉上的皱纹长在心头,目光或呆滞或悲痛或麻木或伤心地望着,天花板上有你的一切。嘴巴插着长长的管子,手上裹着厚厚的套子,面容时而狰狞时而焦虑时而又落幕,听说,你被判了刑。你说:“我想回家。”你说:“我很怕。”你说:“我要起来走,腿已经走不动了。”你说:“我胸口闷、肚子胀,我难受死了……?” 有天凌晨,你小心翼翼地,掀开胶布,鼻肠管被一点一点的拉出,胃管被一点一点的带出。你知道吗,你应该知道,我们一点不怪你,相反的,替你高兴,因为,Breathe,Breathe,Breathe。…… 从那之后,你没了力气,床不拍了,字不写了,每天儿子的探望也视若不见。再之后,你全身开始变得肿胀,病情进展成无尿状态,休克状态。…… 那天,我们撤下呼吸机,关闭监护仪,卸下所有穿透皮肤的管道,堵塞口腔、鼻孔、耳道、肛门等气孔,轻柔地,擦拭着身上每一处肌肤,为你穿上了“新衣裳”,你干干净净地站着出去。终于,你可以回家,你轻装前行。《Memory》是电影《入殓师》配乐中的主题曲;电影以平淡舒缓的方式叙述人性回归的主题;每个人都在经历着一场旅行,由生至死,有人说大提琴的旋律是灵魂的吟唱,那低沉的旋律是那样的灵动而自由,似乎死亡也显得生机盎然,memory,相信此时此刻,生命之光是温柔以待的!


发表评论
评论列表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