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2021年度“重症的100个瞬间”图文故事征集活动已经截止。您可以继续上传照片,并参与明年的评比活动。感谢您的参与!

作品展示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作品展示
我“离开”了人间5天
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    文成丽
上传时间:2021-12-02

我的故事:

妙手回春让我生命复活~~记西南医科大重症室整整与世间失联五天。完全同人间隔绝五日。终于,在2021年6月22日,我炼狱五日归来,重返了人间。我是从西南医科大重症室抢救五日后,终于拣回了条生命。出来后,我查看手机,信息爆满。大家都在追问我的消息。因我近段时间,每天早晨都在发《突然》的系列文章,这“突然”不发了,还真是对大家很“突然”了。出了重症室,我想到了诺亚方舟。《诺亚方舟:创世之旅》根据《圣经》之“诺亚方舟”故事改编成电影,2014年在美国首演,轰动了世界影坛。影片讲述蛮荒大地上的人类造孽恶贯满盈,上帝决心以一场无尽豪雨,让一切罪恶及人类从此淹没,唯有受命于天的诺亚才可独善其身 ,有资格带领家人和生灵万物逃过一场浩劫,为人类、地球上不同物种挽留最后的希望,方舟上的人类和万物重新开始在地上复苏生命。想到这诺亚方舟,我感叹到:西南医科大重症室,就是方舟。而重症室医护人员,就是诺亚。此次事故,实出意外。意外之故,事发突然。本来端午节,我要去省城。已订好第二天动车票,一切都安排妥贴,便早早回家。那料,天有不测风云,进单元梯口,被地上水凼凼摔了一跟头,且摔得很重,连我自己都感受到了一声“轰”地巨响,完全倒地,无论怎么努力也爬不起来。我艰难地电话叫来战友赵庭,速即呼来120,火速送我到江南新区新人医,马上拍片:股骨头断裂,需要及时手术。第二天,家人,亲属,战友,对我病情综合评估后,决定转院西南医科大诊治。马不停蹄转了院,当天晚上就上了手术台,五个小时后,股骨头断裂对接手术非常成功。手术第二天,我相安无事。第三天上午,病情直转恶化,主要是呼吸困难,上气不接下气,整个人像是随时要闭命一样。为此,骨关节科迅速安排检查,结果:肺部严重感染,已成肺心病,形成呼吸道衰竭;血糖过高,无法按正常撑控病情进行治疗手段;急速形成低蛋白血症。生命垂危,病情严重,急需抢救。下了重症病危通知书。上午急速送我进重症室,我完全失去知觉,不醒人世。我恢复知觉和生命体征,已是第二天的事了。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巳是在重症室1号病床上。待我被抢救回来,才由参与抢救我的医护连接片片过程。一切我生命转活的断片记忆,全是重症室相关讲述而成。进了重症室,整个人完全失去了知觉,如同一个死人一样。重症室专家、医生、护师、护工合力而上,输氧,安装呼吸机,输入各种抗生素液体,注射清除血栓诊剂……经过一天一夜的合心群力抢救,我生命第二天才复苏。尽管生命复苏,第三、四、五天,胸腔、肺部还存有积液,呼吸道仍不能正常,全靠人工吸氧维持。整个人在病床上,不能动弹,完全处于瘫痪状态。从六月十七日急速进重病症室,到今天二十二日出重症室,五天的漫长,120个小时,7200分,432000秒,我成了我生命在诺亚方舟上的摆渡者,而将我炼狱摆渡到阳间是西南医科大重症室诺亚们的妙手回春,是西南医科大重症室悬壶济世这艘方舟的成功。在重症室的后三天,非常纠结。看去我好像一个正常人了,但却又不是一个正常人,因除了意识恢复了正常,整个人的胸、肺、心等,还是存有严重问题的,所以,要留在重症室继续治疗。纠结是因为,重症室里的病人,都躺着在病床上,几乎没有一个人吭气,更没吭声的。即使又那种个别进来又闹又吵的,过一会儿,上了缓解病人痛苦的医疗手段,就静悄悄的了。看到的都是医护人员在来来往往穿梭,围着重症病人忙去忙来的,到了深夜,若大病房寂静的连针掉在地上有轻微响声都能听到。我那1号病床在门口边,过上过下的医护人员,都招呼我这个“大爷”前“大爷”后,十分自然亲切,算是在冰冷的重症病室给我送来了集体的暖意。每天除了输液,吸氧,打抗生素针,雾化,吸积液……那就是我扫描着这个重症室。重症室,整天都处于紧张中。两大间病房,主间有三排病床,十多个床位;次间有八九个床位。几乎个个床位都没空闲,都处于一床难求。每天,只见送出去好转的病人,马上又进来症重的病人,如此交替,成了常态。遇到进来的重症病人,好象有些“麻子打呵欠,全体总动员”中,却是有条不紊地进行抢救病人。专家会诊,给出抢救的具体方案;医生诊疗,进行抢救的具体实施;护士操作,做到细致入微地救护;护工参与,对个个重症病人进行洗面洁体。待这些必要程序走完后,抢救工作进入治疗的常态。走完上面的程序,就是护士的事了。观察,护士认真凝视每个重症病人床头的仪器仪表;巡视,定期和不定期地巡逻于每个病床的点滴输液情况;记录,面对每个重症病人要记录数据。那护士凝聚的神态,俨然像是方舟上船长领导下的一个个舵手。我这神态清醒的重症病人,眼看医护人员对重症病人的紧张抢救,自己却无力可助。医护人员怕我寂寞,找来一些学习刊物和书籍。有《忠山口述记录》,讲得是西南医科大的发展史;有《党建研究》,中共中央办公厅办的,刊载全国党务工作者对党建工作的研究;有《四川党建》,全川党建工作大聚会,反映全川经济建设情况。让我看阅,打发时光。在学习中共中央《党建研究》中,有篇文章吸引了我,大致是“以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,抓好中国共产党的思想建设。”细细想来,还真是有道理:今年建党100周年了,若是马克思主义还不能成为自己的中国特色,真还说不过去。这篇文章释放出一个信号:在目前中国面对围追堵截的纷纭复杂的国际形势下,警醒要牢记自己“不忘初心”的政治方向,是自身立足之本。经过一百年的艰苦历程,将马克思主义变为中国的红色经典理论,也就是中国共产党能经历百年风云走向辉煌的关键所在。第四天上午,科室查房。十几个医护人员来到我床前,科室雷主任、也是支部书记详细询问了我现在的状况,我一一答复。雷主任见我在看《党建研究》,十分有兴趣,向我认真介绍:重症科室有党支部,非常重视支部建设工作;科室在国家需要之时,党员都是冲锋在前。参与抢救你的梅医生,就去了武汉抗疫第一线,是名副其实的抗疫英雄。抢救你的文医生,也是积极上进的年轻党员。我们科室这些党员,在关键时候,都是冲锋在前的。说实话,平常要是大家这么突然讨论党建,还有些别扭,甚至有做秀成分。不过,今天在唤回生命的诺亚方舟上,讨论重症室的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和党支部建设,一切却是那么亲切自然,而且非常真实。这不正是毛泽东在古田会议提出将支部建立在军队基层连队,发挥以指导员为首、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吗?因为,重症科室这诺亚方舟就是一个连队,而抢救危重病人那股顽强精神,都有坚强党支部和党员先锋的扎扎实实的存在。过后,雷主任,也是雷支书邀请:待你伤好后,到我们重症科讲党科。我居然欣然答应,这在以往是绝对没有的。从西南医科大重症室这艘诺亚方舟出来,呼吸到外面的自由之新鲜空气,我真实感到生命的可贵。人体生命,也有脆弱时,但在这个时刻,能登上西南医科大重症室复苏生命的诺亚方舟,就很幸运。炼狱五日,活着真好!

我“离开”了人间5天

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    文成丽

妙手回春让我生命复活~~记西南医科大重症室整整与世间失联五天。完全同人间隔绝五日。终于,在2021年6月22日,我炼狱五日归来,重返了人间。我是从西南医科大重症室抢救五日后,终于拣回了条生命。出来后,我查看手机,信息爆满。大家都在追问我的消息。因我近段时间,每天早晨都在发《突然》的系列文章,这“突然”不发了,还真是对大家很“突然”了。出了重症室,我想到了诺亚方舟。《诺亚方舟:创世之旅》根据《圣经》之“诺亚方舟”故事改编成电影,2014年在美国首演,轰动了世界影坛。影片讲述蛮荒大地上的人类造孽恶贯满盈,上帝决心以一场无尽豪雨,让一切罪恶及人类从此淹没,唯有受命于天的诺亚才可独善其身 ,有资格带领家人和生灵万物逃过一场浩劫,为人类、地球上不同物种挽留最后的希望,方舟上的人类和万物重新开始在地上复苏生命。想到这诺亚方舟,我感叹到:西南医科大重症室,就是方舟。而重症室医护人员,就是诺亚。此次事故,实出意外。意外之故,事发突然。本来端午节,我要去省城。已订好第二天动车票,一切都安排妥贴,便早早回家。那料,天有不测风云,进单元梯口,被地上水凼凼摔了一跟头,且摔得很重,连我自己都感受到了一声“轰”地巨响,完全倒地,无论怎么努力也爬不起来。我艰难地电话叫来战友赵庭,速即呼来120,火速送我到江南新区新人医,马上拍片:股骨头断裂,需要及时手术。第二天,家人,亲属,战友,对我病情综合评估后,决定转院西南医科大诊治。马不停蹄转了院,当天晚上就上了手术台,五个小时后,股骨头断裂对接手术非常成功。手术第二天,我相安无事。第三天上午,病情直转恶化,主要是呼吸困难,上气不接下气,整个人像是随时要闭命一样。为此,骨关节科迅速安排检查,结果:肺部严重感染,已成肺心病,形成呼吸道衰竭;血糖过高,无法按正常撑控病情进行治疗手段;急速形成低蛋白血症。生命垂危,病情严重,急需抢救。下了重症病危通知书。上午急速送我进重症室,我完全失去知觉,不醒人世。我恢复知觉和生命体征,已是第二天的事了。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巳是在重症室1号病床上。待我被抢救回来,才由参与抢救我的医护连接片片过程。一切我生命转活的断片记忆,全是重症室相关讲述而成。进了重症室,整个人完全失去了知觉,如同一个死人一样。重症室专家、医生、护师、护工合力而上,输氧,安装呼吸机,输入各种抗生素液体,注射清除血栓诊剂……经过一天一夜的合心群力抢救,我生命第二天才复苏。尽管生命复苏,第三、四、五天,胸腔、肺部还存有积液,呼吸道仍不能正常,全靠人工吸氧维持。整个人在病床上,不能动弹,完全处于瘫痪状态。从六月十七日急速进重病症室,到今天二十二日出重症室,五天的漫长,120个小时,7200分,432000秒,我成了我生命在诺亚方舟上的摆渡者,而将我炼狱摆渡到阳间是西南医科大重症室诺亚们的妙手回春,是西南医科大重症室悬壶济世这艘方舟的成功。在重症室的后三天,非常纠结。看去我好像一个正常人了,但却又不是一个正常人,因除了意识恢复了正常,整个人的胸、肺、心等,还是存有严重问题的,所以,要留在重症室继续治疗。纠结是因为,重症室里的病人,都躺着在病床上,几乎没有一个人吭气,更没吭声的。即使又那种个别进来又闹又吵的,过一会儿,上了缓解病人痛苦的医疗手段,就静悄悄的了。看到的都是医护人员在来来往往穿梭,围着重症病人忙去忙来的,到了深夜,若大病房寂静的连针掉在地上有轻微响声都能听到。我那1号病床在门口边,过上过下的医护人员,都招呼我这个“大爷”前“大爷”后,十分自然亲切,算是在冰冷的重症病室给我送来了集体的暖意。每天除了输液,吸氧,打抗生素针,雾化,吸积液……那就是我扫描着这个重症室。重症室,整天都处于紧张中。两大间病房,主间有三排病床,十多个床位;次间有八九个床位。几乎个个床位都没空闲,都处于一床难求。每天,只见送出去好转的病人,马上又进来症重的病人,如此交替,成了常态。遇到进来的重症病人,好象有些“麻子打呵欠,全体总动员”中,却是有条不紊地进行抢救病人。专家会诊,给出抢救的具体方案;医生诊疗,进行抢救的具体实施;护士操作,做到细致入微地救护;护工参与,对个个重症病人进行洗面洁体。待这些必要程序走完后,抢救工作进入治疗的常态。走完上面的程序,就是护士的事了。观察,护士认真凝视每个重症病人床头的仪器仪表;巡视,定期和不定期地巡逻于每个病床的点滴输液情况;记录,面对每个重症病人要记录数据。那护士凝聚的神态,俨然像是方舟上船长领导下的一个个舵手。我这神态清醒的重症病人,眼看医护人员对重症病人的紧张抢救,自己却无力可助。医护人员怕我寂寞,找来一些学习刊物和书籍。有《忠山口述记录》,讲得是西南医科大的发展史;有《党建研究》,中共中央办公厅办的,刊载全国党务工作者对党建工作的研究;有《四川党建》,全川党建工作大聚会,反映全川经济建设情况。让我看阅,打发时光。在学习中共中央《党建研究》中,有篇文章吸引了我,大致是“以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,抓好中国共产党的思想建设。”细细想来,还真是有道理:今年建党100周年了,若是马克思主义还不能成为自己的中国特色,真还说不过去。这篇文章释放出一个信号:在目前中国面对围追堵截的纷纭复杂的国际形势下,警醒要牢记自己“不忘初心”的政治方向,是自身立足之本。经过一百年的艰苦历程,将马克思主义变为中国的红色经典理论,也就是中国共产党能经历百年风云走向辉煌的关键所在。第四天上午,科室查房。十几个医护人员来到我床前,科室雷主任、也是支部书记详细询问了我现在的状况,我一一答复。雷主任见我在看《党建研究》,十分有兴趣,向我认真介绍:重症科室有党支部,非常重视支部建设工作;科室在国家需要之时,党员都是冲锋在前。参与抢救你的梅医生,就去了武汉抗疫第一线,是名副其实的抗疫英雄。抢救你的文医生,也是积极上进的年轻党员。我们科室这些党员,在关键时候,都是冲锋在前的。说实话,平常要是大家这么突然讨论党建,还有些别扭,甚至有做秀成分。不过,今天在唤回生命的诺亚方舟上,讨论重症室的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和党支部建设,一切却是那么亲切自然,而且非常真实。这不正是毛泽东在古田会议提出将支部建立在军队基层连队,发挥以指导员为首、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吗?因为,重症科室这诺亚方舟就是一个连队,而抢救危重病人那股顽强精神,都有坚强党支部和党员先锋的扎扎实实的存在。过后,雷主任,也是雷支书邀请:待你伤好后,到我们重症科讲党科。我居然欣然答应,这在以往是绝对没有的。从西南医科大重症室这艘诺亚方舟出来,呼吸到外面的自由之新鲜空气,我真实感到生命的可贵。人体生命,也有脆弱时,但在这个时刻,能登上西南医科大重症室复苏生命的诺亚方舟,就很幸运。炼狱五日,活着真好!


发表评论
评论列表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