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2021年度“重症的100个瞬间”图文故事征集活动已经截止。您可以继续上传照片,并参与明年的评比活动。感谢您的参与!

作品展示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作品展示
回“疫”难忘
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    朱玉珍
上传时间:2021-09-07

我的故事:

这张相片摄于2020年2月,武汉协和医院肿瘤重症Z11病区,那时的我作为安徽省援卾医疗队的一员,主要负责这位重症病人,至今依然能清楚回忆起我们给这位患者做心肺复苏、气管插管、胸腔引流的画面,好在经过极力抢救,患者转危为安。凌晨五点的武汉,夜静到只能听到监护仪的报警音和医护人员匆忙的脚步声,为了准确记录患者胸腔引流的量,在层层防护装备的包裹下,我吃力地蹲下来,歪着头,尽量使视线和引流瓶刻度线齐平,脸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模糊了我的视线,我尽量睁大眼睛,透过缝隙仔细观察引流线刻度。尽管在以往的职业生涯中,我也曾重复过无数次蹲下站起的动作,可那时的感受却与此刻全然不同,我想往后的职业生涯里我也不会再找到当时的感觉了吧,而唯一可供我回味的就只有当时的照片了。或许照片存在的意义也在于此吧,可以定格时间,能让我们注定会模糊的记忆走得更远。

回“疫”难忘

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    朱玉珍

这张相片摄于2020年2月,武汉协和医院肿瘤重症Z11病区,那时的我作为安徽省援卾医疗队的一员,主要负责这位重症病人,至今依然能清楚回忆起我们给这位患者做心肺复苏、气管插管、胸腔引流的画面,好在经过极力抢救,患者转危为安。凌晨五点的武汉,夜静到只能听到监护仪的报警音和医护人员匆忙的脚步声,为了准确记录患者胸腔引流的量,在层层防护装备的包裹下,我吃力地蹲下来,歪着头,尽量使视线和引流瓶刻度线齐平,脸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模糊了我的视线,我尽量睁大眼睛,透过缝隙仔细观察引流线刻度。尽管在以往的职业生涯中,我也曾重复过无数次蹲下站起的动作,可那时的感受却与此刻全然不同,我想往后的职业生涯里我也不会再找到当时的感觉了吧,而唯一可供我回味的就只有当时的照片了。或许照片存在的意义也在于此吧,可以定格时间,能让我们注定会模糊的记忆走得更远。


发表评论
评论列表

评论列表: